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3361章 大安要完婚

更新时间:2018-03-13
心病还得心药医,这话当真不假。

  大安这一回来,孙氏的病就跟从身上给拿走了似的,顿时就生龙活虎起来。

  上昼就穿了衣裳下了地,早饭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红枣稀饭,浑身的力气就回来了。

  晌午的时候,孙氏就要去灶房张罗大安爱吃的饭菜,被小花和小朵死活拦住。

  “娘,你在床上都躺了好几日了,这陡然好了也不能立马就受累,”小花劝着道。

  “姐说了,晌午让咱都过去她那边吃,她那米都已经下锅了。”

  小花小朵好劝歹劝,才总算把孙氏给劝住。

  隔壁杨若晴家,杨若晴和王翠莲两个正在灶房里忙得热火朝天。

  娘家弟弟回来了,杨若晴可开心了,赶紧张罗一顿丰盛的饭菜请娘家人过来。

  几个叔叔,老宅的爷奶他们,以及嘎公家全家都要请过来。

  前院堂屋,大安陪着一众长辈们聊天,说着京城的趣事。

  好多事情,其实上回骆风棠回来的时候,长辈们就听了一遍。

  这趟再让大安说一遍,他们乐意听,不厌烦呢。

  杨华忠坐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汉子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欣慰和骄傲。

  又想到去了西南的小儿子和女婿,杨华忠越发的觉得满足,家里文武双全,真的是祖坟冒了青烟。

  但是有一个人,比杨华忠还要觉得骄傲自豪。

  没错,那个人就是老杨头。

  上回骆风棠回来,老杨头虽然也觉得有面子,但底气没这回足。

  为啥?

  虽说护国大将军已经是武官里面的榜首了,而大安目前还是刚进翰林院,但骆风棠再强,那终究是孙女婿,是骆家人。

  大安可是老杨家的,是自己嫡亲的孙子,大安有出息了,光耀的就是老杨家的门楣。

  而自己这个状元郎的正牌祖父,也跟着倍儿有面子。

  老杨头打算今年年祭的时候,给老杨家的祖宗多烧几炷香,让祖宗们接着保佑大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后院,小朵跑过来传话,“姐让收拾桌子,要开饭啦!”乘欢妻下:首席的第一爱人!

  众人开始忙活起来,收了桌上的茶水和瓜子点心,很快,杨若晴便用托盘端了热腾腾的菜来了。

  中间是两只大火锅,一个里面是酸菜豆芽和切片的麻辣鱼,还有一个火锅,里面是野山菌炖乡下的老母鸡。

  光是这两样地道的家常菜,就让玉树临风,俊美得堪比谪仙似的大安垂涎欲滴。

  紧接着,辣子炒薄薄的肉片,豆腐煎鸡蛋,萝卜烧牛肉,红烧野兔腿,糖醋鲤鱼,大白菜烧粉条……

  对了,大安打小就喜欢吃鸡蛋羹,杨若晴记在心头,特意为他做了一碗虾仁鸡蛋羹。

  “弟弟,吃吃看,快一年没吃家里的饭菜了,快看看还合胃口不?”

  送最后一道小炒上桌子之后,杨若晴把双手放在围裙上轻轻擦拭着,笑容璀璨的招呼着大安吃。

  大安先是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鸡蛋羹,滑滑嫩嫩的,还是记忆中的鲜美。

  然后又吃了一块野山菌炖老母鸡里面的鸡块,家里铁锅和硬材烧出来的,地地道道的家里的滋味。

  “好吃,好吃!”他一口气说了两句好吃。

  筷子显然还想伸向其他地方,可是看到桌上的长辈们都没有动筷子,他又放了回来,恭恭敬敬的坐着,举手投足,一如既往的斯文儒雅。

  吃过了晌午饭,大家伙都陆续的散了,各自忙各自的去了,孙氏忙着回去给大安拾掇屋子和准备被褥。

  杨若晴单独留下了大安,姐弟俩要好好的说会贴心话。

  关于大安在河兰洲的情况,以及后来在京城如何进翰林院的经过,杨若晴早就在大安的家书,以及骆风棠那里知晓了。

  这会子留他下来,主要有两件事要询问他。

  第一件,就是他在翰林院待的怎么样?那里的那些人,全都是来自大齐各地的学子里面的精英中的精英,又或者是有家世背景的人家的子弟。

  “姐,你不用为我担心,用咱庄户人家的话来说,没那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我能进翰林院,跟姐夫和子川哥的举荐有关系,但我说句自负的话,陛下也是看中了我这个人。”
HP之凡人的智慧
  “既然我能凭本事进翰林院,我必定就能凭本事在那里站稳脚跟。”大安道。

  杨若晴连连点头,“姐姐当然相信你的实力了,你是有真才实学的,不过,即便是翰林院那种看似清流的汇聚之地,说白了也是官场。”

  “你如今是真正的踏入了官场,不仅要有真材实料的本事,还要有情商,人际交往那块,你自个要有分寸。”

  “既不能让人觉得你拉帮结派,又不能被人孤立,虽然咱是庄户人家的出生,祖上几辈子都是地道的农民,可咱根正苗红,不卑躬屈膝,不逢迎讨好,光明磊落,柔中带刚,坚韧……”

  在杨若晴说这些话的时候,大安一直是耐心的听着,俊美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

  看似云淡风轻的脸,心底却是波澜起伏。

  这些细细碎碎,却又掏心挖肺的叮嘱,也只有自己身边至亲的人才会说。

  大安心里面早就感动得暖融融的,这边,杨若晴突然抬手挠了挠头发,歪着脑袋,一副思忖的样子。

  大安懂了,老姐这是说到词穷了。

  大安忍住笑,伸出手去轻轻握住杨若晴的手。

  “姐,你放宽心,你弟弟我都十八岁了,是成年人,官场上的那些,这一年来我跟在子川哥身边,也学到了不少。”

  听到他这番话,杨若晴点点头,小鹰长大了,总要自己去飞翔的。

  不管是大安还是小安,抑或是骆宝宝,他们未来要走的路,都得靠他们自己去走。

  她杨若晴只能提醒,指点一二,却不能代替他们去做。

  看到大安依旧握着她的手,杨若晴笑着把手抽了回来。

  “你如今成年了,不再是当初小孩子了,这往后可不能随随便便握姐姐的手了。”她笑着打趣道。

  大安蹙眉,显然不高兴。

  “即便姐姐一百岁,我九十六,我也永远是姐姐的亲弟弟,握手没什么不可以!”他道。

  杨若晴撇嘴笑,瞧瞧,说句话的时候,就又是当初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萝卜头了。

  “好了,姐跟你说正经的,这趟回来能住多久?要是你时间充裕,不如趁着这趟回来跟小花把婚给完了吧,也好了结爹娘的一块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