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情路漫漫,总裁先生等等我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失去他

更新时间:2017-09-13
呯!

  车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颜熙本能地蜷蜷腿,给刚上车的云漠让出一片空间。

  云漠弯腰坐下,墨色眼眸盯着被风衣包裹、缩着成一团的颜熙看了一会儿,眼神渐转为温柔。抬手,慢慢地拉直了颜熙的腿。

  颜熙知道他是为她好,可是,这样她的脚就要踩到他的膝盖上了,他的裤子岂不是要弄脏了?

  她为难地挣了挣腿,却被他按住。

  “别动!”

  颜熙掀开风衣,悄然看去,云漠俊颜低垂,对着她的鞋袜看了一会儿,忽然动手去脱,颜熙躲避不及,让他“得逞”了。

  云漠不仅脱了她的鞋袜,还把她白皙圆润的脚拉到了怀里。

  柔嫩的脚趾碰到男人坚硬的腰带,颜熙缩缩脚,不敢再看云漠,拉起风衣蒙住了脸……

  风衣上男人的味道丝丝缕缕地钻进了鼻腔,颜熙闷得快要窒息了。

  用力地、大口呼气。

  呃!

  很快,颜熙就屏住了呼吸。

  小脚被云漠的大手握住,手指在脚背上轻轻地滑过,微痒的感觉,揪扯着她的心。

  她的思想还清醒着,想要挣开,身体却酸软地不能动。

  煎熬着,终于等到车子停下,颜熙浑身燥热,想自己下车透透气,却被云漠抱起。

  “云漠,你放我下来!我的鞋在车里,我穿了鞋自己走……”

  颜熙低喊道。

  “鞋子,让以轩送进来!”

  云漠稍稍转头,对着车内吩咐一声。

  闻言,颜熙登时红了脸,讪讪的,不敢再看。

  周以轩给她拿鞋,已经不是一次了……

  让他这样冷傲的男人为平凡普通的她拿鞋,他心里一定恨死她了!

  难怪每次见她都横眉冷对,只帮她拿鞋这一件事就足够让他生气了……

  “想我了吗?”

  进到别墅内,云漠俯身,把颜熙放在门口的矮柜上,俊颜移近,压低了嗓音问她。

  男人的声音本来磁性优美,现在,更揉进了浓重的感情,直戳在颜熙心上。

  “……”

  颜熙抬眸,云漠的眼神像迷梦一样不真实。

  她却什么也说不出。先婚后爱之宠妻成瘾

  眼神渐冷,云漠转身,“答不出就坐在那里想,想不好不许进屋!”

  “云漠!”

  颜熙坐在柜上喊出了声,云漠没回头。

  而是一直朝楼上走去。

  颜熙心里很乱,今天遇到云漠,实在是个意外。

  她是很想他。

  刚才在车里,被他揉捏的时候,她真想紧紧地抱住他,热烈地吻他……

  但是,爸爸的案子悬而未决,她怎么能放任自己跟云漠卿卿我我呢?

  金哲已经指望不上了。

  她有一种直觉,金哲一定会离开她和父亲,去做云家的儿子。

  以后,她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了。

  要是父亲再出了事,她岂不是孤苦?

  颜熙好看的眉蹙起,对着云漠孤傲的背影凝视三秒钟,蹑着手脚从矮柜上跳下来,转而开门,逃离。

  呼!

  门开了,海风袭来,颜熙冷得打了个激灵。

  户外的寒冷和室内的温暖,在这一刻的对比中显得格外清晰。

  是去还是留?

  终于,颜熙咬咬唇,赤着脚踩到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就这样走?”

  身后传来云漠的声音忽如而至。

  颜熙背对着他,不敢回头,“云漠,我想回家。”

  她的声音低微,云漠长久地沉默。

  “看来,是本总裁多情了……你真没有想我!”

  “云漠……”

  “进来吧,我们不谈感情,只谈你父亲的事。”

  “云漠?”

  “怎么,宁可杵在凉地上,也不肯进本总裁的房间吗?”

  闻声,颜熙低头,转身,身后的地面上摆着一双粉色的拖鞋,而云漠已经丢下她,进了客厅。

  寒风吹地她背疼,她立刻进到屋里。

  奢华的客厅里,云漠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专注地翻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

  颜熙知道,这个时候,他眼里已经没有她了。

  犹豫了一会儿,她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云漠看着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道,“金颜熙,你们一家三口在宁城住着,并不是宁城的户口吧!”终极神皇

  金颜熙?

  冷冰冰的称呼,没有一点温度,而云漠就像公事公办的法官。

  刚开始,颜熙还觉得她和云漠这样谈话有些别扭,不过,她一心想着父亲的事,很快就适应了。

  她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们是C县的户口,和我表姑是一个村子的。”

  “你和金哲只差一岁,想必,你一定不知道他是怎么成为你弟弟的吧!”

  这个,颜熙真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金哲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的弟弟,哪里会想到他是云家的孩子?

  此刻,想到金哲非亲生的事实,颜熙神色有些黯然。

  “从我记事起,金哲就在我身边,我们一起渡过了人生里许多重要的成长时刻,在我的心里,他是我最亲爱,最亲近的弟弟……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失去他……”

  颜熙的话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

  云漠抬眸看她,眼底是深重的颜色。

  她对金哲的眷恋,可不是一般的深!

  沉吟片刻,云漠继续问道,“金颜熙,我们假设你的父亲没有诱拐儿童,而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得到了金哲,你觉得,会是什么方式呢?”

  “云漠,你不用假设,我父亲没有做过拐骗儿童的事。”

  颜熙反驳了云漠的假设,但是,却认真地想了想他的问题。

  “你突然这样问我,问我是什么方式,我确实想不出来,不过,我们可以去表姑家问问,她或许知道当年的事。”

  云漠动了动眼皮儿,表示赞同。

  不过,他说话极克制,在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不会先有什么喜恶的表情。

  “你父亲不会说的事,你表姑也未必会说。”

  “可是,总得去问问啊!”

  颜熙紧声说道,恨不能现在就问清楚表姑当年的事实。

  云漠把手里的文件轻掷在茶几上,淡然开口,“你想什么时候去问?”

  颜熙看看天色,执拗地说道,“现在就去问!”

  她不想再等了,父亲的事,总是悬着,她的心永远得不到安宁。

  她很有信心地对云漠道,“云漠,我们开车去,走高速,只要一个半小时。到了表姑那里,问清楚了经过,我们再回来。一定能赶在凌晨之前回来……”